第835章

    

-春風醉,琉璃散。

幽光下,喬時宴的臉竟然有一種萬念俱灰的神情,就在那一瞬間,他想了很多很多......

他在想,原來孟煙並非那人的女兒。

他又在想,其實他可以擁有幸福的,小煙從來不是仇人之女,她從頭到尾都是那樣無辜。

當初,看著她墮入感情,有多暢快。

現在,他就有多痛!

喬時宴舉起雙手,他又望瞭望孟煙,他的眼裡全是苦澀,他的心裡全是悲鳴,原來這多麼多年來的悲歡離合,全是他一個人的獨角戲。

小煙是沈慈的女兒,

這一事實,將他擊得七零八碎,最最讓他接受不了的現實是,他清楚地知道,小煙進了沈家的大門,大概是真要跟他喬時宴分道揚鑣了。

沈老用意,在此!

那一瞬間,喬時宴看著,竟然不再那樣的意氣風發。

他在夜色裡注視著孟煙,很輕很輕地問:“小煙,我們還有可能嗎?”

孟煙手掙了一下。

他冇肯放。

他捉住她細膩的手掌,他在想,小煙還是他的太太,怎麼會因為變成了沈慈的女兒就不是他的妻子呢?

他不放,他不會放手!

他盯著她,她亦回望著他......

良久,她輕聲說了一聲:“我本來,就不想要你了。”

她那樣溫柔地說著,我不要你了!

她穿著一襲藍色高定禮服,就跟從前一樣,是那麼漂亮羞澀的小東西,可是她不要他了,她冇有半分留戀地說出來,像是宣告、跟他宣告他們最終的結局。

喬時宴不禁一退。

他的身後,是一棵古老的月桂樹,樹葉擋住了大半燈火,隻有零星幾點散落在他的英挺麵龐上,明明滅滅的。

到了這個時候,他還是緊拽著孟煙的手,不願意放開。

一旁,沈夫人輕道:“喬總,有再多的話改天再說。今晚對於老爺子、對於小煙有多重要,你心裡應該清楚!喬總看著......不像兒女情長的人。”

喬時宴猛然鬆手。

那一抹藍色漸漸遠去,他站在她身後,不知過了多久,他猛然揪住發疼的心臟......

隔岸,是喜樂融融。

而他卻站在陰暗的地方,妄圖抓住他們那一點點殘喘的情感碎片,可是......可是小煙,說不要他了啊。

他走到人群鼎沸之處。

他望著她被位高權重的沈慈捧在掌心,從此以後她就是沈家唯一的掌上明珠,就連張媽都抱著津帆上台,驕傲地告訴旁人,這是沈家的第三代小公子,還有小何歡也被抱到台上,沈老親手給她戴上一枚翡翠的護身符。

可是,冇有人提起他,提起孟煙的丈夫。

是了!

他在沈家隻是賓客,不是親人!

侍者在一旁經過,喬時宴端過紅酒,仰頭就一飲而儘。

他喝了許多,最後站都站不住了。

金秘書扶著他,輕聲勸慰:“夫人當了沈家的女兒,也不會改變你們之間的夫妻關係啊!喬總,來日方長。”

“夫妻?”

喬時宴重複著這幾個字。

爾後,他低低地笑了:“她現在哪裡還當我是丈夫?我求她那麼久,她一個正眼也不願意看我。她回到沈家,難道不就是為了擺脫我嗎?”

他舉起高腳杯,望著深紅的液體。

他低喃著對金秘書道:“若是我現在足夠清醒,我該立即跟小煙離婚,將她還給沈家,讓她過得舒心一些!以後,因為津帆的關係,喬氏集團會在沈老手裡得到一些恩惠......可是金秘書,我現在喝了很多酒,我怎麼會清醒呢?”

他不清醒,他不願意放手!

......

入夜。

孟煙看過了兩個孩子,回到主臥室裡,開始梳洗卸妝。

她換下昂貴的禮服,卸下貴重的珠寶,用了半瓶洗髮水纔將那些髮膠洗乾淨,走出浴室,她套了一件月白色真絲浴衣。

忙碌一天,她仍堅持保養。

偌大的鏡子裡,-